小纯洁

特别杂食,混迹各种圈的小透明,
脑洞很多,但是万年拖更党。

【獒龙】向暖(二十八)

28


“老师,我只说一遍,我没拿什么模拟题答案。”

在室内白亮的灯光底下,那个桀骜不驯的男生站在办公桌旁边,说话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愤怒的意味。

“那我问你,考模拟的前一天下午三点钟,你去了哪里?”科任老师双手臂绞在胸前,看着眼前这个高三级出了名的问题学生。

“......”张继科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反正我没有拿。”

这时候坐着的年级主任也站了起来,“张继科,还记不记得我开学的时候警告过你什么?你考试作弊都不是第一次,叫老师能怎么相信你?”

科任老师拿起那份八班的成绩单,在张继科的那栏用笔划了条鲜明的红线,“你这个月的模拟考比十二月的高出了四十多分,这个又怎么解释?”

怎么解释?

张继科觉得好笑。

“成绩进步了不外乎就是靠智力和勤奋,还能够怎么解释?”他语气里充满了狂傲的不屑,“陈老师,你自己没本事教出这么聪明的学生,就不要像疯狗一样乱咬人。”

“张继科,你是什么态度这样对老师说话?”年级主任大声地喝道。

张继科倔强地看向别的地方。

“打电话通知家长来学校。”年级主任把桌面上的固话往前一推。

“我没做,不打。”

“你现在走出门口去随便问个人,”年级主任伸出手臂指向走廊,“看看谁愿意相信你是没拿答案?”

那句疑问句的声音不大,但它却像一根银针扎进了指尖,那种细微却锋利的疼痛感直冲早已麻痹的心脏。

是的,这个世界不会有人相信喊了很多次狼来了的孩子,而张继科就是那个孩子,当他这次终于说着真话,却才发现没有人理会他。还能够怎样可悲地自发怜悯?唯独地看着凶残的饿狼将羊撕个粉碎,在暴烈的阳光下,那些皮开肉绽的伤口溃烂得血肉模糊。

张继科的大脑一片混乱,那一刻少年内心的委屈感,通过并不成熟的思维方式被数倍地放大。

年级主任没讲话。

办公室内的气温仿佛瞬间地降到零度以下。

“我相信他没拿答案。”

——突然有个声音打破了僵局。

坐在一边自习的马龙,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瞬间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年级主任皱了皱眉。

“老师,你们不能因为只是怀疑,就这样冤枉同学的。”马龙的眼神坚决笃定,“我相信他。”

他说没有,就是没有。

那天室内的光线打了在马龙身上,却无意地留下了一个阴影给他身后的林高远。

“我也觉得直接说是张继科太武断了。”林高远还是忍住了心痛表现得平静自若地说出这句话。

我也会无条件地站在你那边,就像你对他一样。

在场的老师都沉默了下去。

张继科看着马龙,他才记起自己从一开始进办公室到现在,两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而张继科却在未问一句的情况下,不假思索地选择了相信自己。他呆滞的目光迎上对视而立的马龙,对方轻轻地对自己点点头。那望向自己的眼神也如同往昔,不改温柔。像是高耸的悬崖边上迎风怒放的白玉兰,灿烂耀眼。然后又在无数个黑夜里,溢发出浓烈的幽香,飘散在彼此宿命的路途上。

气氛有点过于安静了。

“陈老师。”这时候却突然走进来一个人。

——是理科七班的班主任。

“我们怀疑我班有学生拿了统考答案。”那个绑着头发,长得微胖女人递过一份装订文本,“我刚刚巡教室看见的,你看看是不是?”

年级主任和另外两个老师都同时望向那份稿纸,只见上面赫然地写着‘2017年市统考密封卷答案’的字样。

三个人顿时面面相觑。

......

“是老师错怪你了,老师不好,现在你回教室吧。”末了还是年级主任首先地转过头对张继科说。

张继科直接地白了对方一眼,就走了出去。

闹腾了一晚,最后一节晚自习课也随着这个闹剧走到尽头。

林高远不哼一声地站在马龙后面,而对方的视线由始至终到固定在张继科身上。

他终于知道马龙的信任只会为一个人固执,而那个人却不会是自己。

TBC

评论(1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