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纯洁

特别杂食,混迹各种圈的小透明,
脑洞很多,但是万年拖更党。

【獒龙】向暖(二十七)

我满血回归啦~~~~宝贝儿们小评论小心心砸向我啊


27


“龙哥,你这次模拟考了多少啊?”林高远转过头问旁边的人。

“嗯?…哦,684分。”马龙笑着说,“你呢?”

“我672,这次英语考差了。”林高远扯过对方的成绩单看了下,“好像你的也不高。”

“嗯…”马龙用手托着下巴,“貌似这次模拟,普遍都英语考差了。”

其实要按平时来考的话,这两个在抱怨自己考得不好的人,还应该再加个二三十分。那令人发指的程度,足以让全校的高三学生都愤怒得提棍磨刀。

马龙倒是没考虑这个。

他只是想,既然自己班刚发了成绩单,那八班也应该出分数了吧?

于是马龙拿出手机。

[张继科同学,这次考试考得怎样?]

几秒后。

[马龙同学,你猜?]

马龙翻了个白眼,他快速地打了一行字发去。

[猜你个头,坦白从宽。]

......

“龙哥,过两天就到大年三十了,学校旁边的公园那边放烟花。博哥和昕哥也去…”旁边的林高远犹豫一下开口,“你…会去吗?”

“啊?”马龙这才从屏幕上转过自己的视线,“烟花汇演?”

他抿抿嘴,想了下,“你等下…我问个人。”

“嗯。”林高远点点头。

‘要约哪个朋友一起去吗?’

——林高远在心里面想。

其实谁都可以,他只希望不是那个人。

马龙低下头,向着刚才那个号码又发了条信息。

[小黑狗,年三十公园放烟花,要不要去?]

马龙发完等了下,没回应。他刚想锁屏,信息就过来了。

[小龙崽,朕这次考了比上次高40分,很是高兴,年三十摆架小公园,由你伺候。]

马龙看着‘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完全忽略掉坐在身旁的人正奇异地看着自己。

[去你的。]马龙发了这几个字,就放好手机。

“那个...去吧,高远你也一起吧。”转过头,内心还想着刚刚的短信,他不自觉地笑得无比温柔。

“嗯。”林高远点了点头。

晚自习的上课铃又再次打响了,外面嘈杂的人声又开始慢慢地安静了下去。整个校园就只剩下苦不堪言的高三学生,其余的一早就放了寒假。这是那个学期的最后一个自习课,无论是学生还是教师的脸上都洋溢出一种莫名的愉悦,彼此路过时心照不宣的微微一笑,仿佛真的有种通用的面部语言,用来表达状若无物的幸福感。

办公室里的几个老师去巡教室了,只剩下数学老师在整理文档,而马龙和林高远则继续做着题。

正当两人都和数学题作斗争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科任老师就走了进来,那感觉火急火燎地。

数学老师从盯着的屏幕上转过头,“怎么了?”

那科任老师一把将试卷拍在桌面上,用怒火中烧般的语气说道,“高三级有学生偷考试答案。”

“什么?”

不只是数学老师的语气很惊讶,连在边上的马龙和林高远也抬起头来。

“是,前两天我用密封袋装了一份试卷和答案存档的,后来我交的时候没注意看,今天其他学校的老师给电话来,说封条被撕开过,里面的答案整份被抽走了。”那老师越说越是激动,“这次市统考,成绩都发出去排列了,才出这个篓子。唉,我真倒霉…”

数学老师扶了扶眼镜,他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性。毕竟是被其他学校的老师发现了的事情,那这个高中的成绩就算排高了,别人也会认为是考风不严造成的。而对于学校声誉受损这个事情,作为科任老师没有保管好密封袋,必定也是要负部分的责任。

“陈老师,你想想看答案大概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啧…”那老师很是痛苦地揉了揉眉心,“我记得当时是把它放在档案室,然后我发现自己把车钥匙漏办公室了,就门也没关上跑回去拿,前后就十来分钟。”

“档案室?”数学老师顿了顿,“你…是什么时候放那里的?”

“就考试前一天啊。”科任老师又补充了一句,“下午三点前后。”

“下午三点?”

“嗯...怎么了?”

“假如是这样的话…”数学老师有点迟缓,“我确实看见有个学生从那里出来。”

“知道是谁不?”语气很焦急。

......

“三年八班的张继科。”


TBC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