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纯洁

特别杂食,混迹各种圈的小透明,
脑洞很多,但是万年拖更党。

【獒龙】向暖(二十六)

从此以后我要开始更改属性咧~~~~

忠犬学渣獒x傲娇学霸龙

26

张继科坐在自己座位上,翻开那叠厚厚的‘高三年级理科班成绩单’。数了数才发现,自己的排名和马龙的居然相隔了整整十二页A4纸,而且还都是双面打印那种。

扶额。

显然他不想两个人刚在一起,高考完了又要分开。于是张继科特地找来了上届的《高考投档指导书》,里面各类学校的专业分数线都有详细的记录。好像总该要先定个目标吧?琢磨了下,张继科最终决定要报考马龙想读的大学——旁边那一间。

其实也没想象中简单。

还记得这个世界有句话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

张继科这才发现,原来学校也是。

在国家重点院校的旁边,普遍分数线最低的都要二本水平。张继科很郁闷地看着自己的分数,作为一个经常逃课打架不干好事的学生,他倒还是有把别人说的‘一般不愿意学的人其实都是聪明孩子’这点发挥出来了,数学成绩很是不错。可惜英语成绩那栏大大地写了个45,就真的是很让人抓狂。

风从窗户吹进来,掀起了贴在课室后黑板上的公告页,干燥的纸张发出细小的声响。高三这种高压其实也不是只有学生才感受到的,那些老师也是一个比一个看上去疲劳,好像就差点没在自己额头刻上‘没有假放’四个大字。

“同学们,一月份已经到来了,我们两个星期之后考本学期最后一次模拟考,各位要抓紧时间复习了。”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扶了扶自己下滑的眼镜,“好...我们来看这张卷子的第一题你们自己翻课本找找是不是课后原题。”

他说完就拿起粉笔,转身把在上面那块黑板扯下来。

和其他同学一样,张继科也毛毛躁躁地打开书,他翻到最后一页拉出那张彩页,整整119种元素。什么同一周期从左到右,元素核外电子层数相同;又什么同一族中,由上而下最外层电子数相同。

最让人无奈的是,张继科的烦恼还没到达这个档次,他还停留在例如‘镍’这个字是怎么发音的层面上。

这还怎么学?!

张继科泄气地靠在椅背上。

终于度过了无比漫长的四十五分钟。

日复一日中不变的是城市的晨曦和黄昏,整个太阳系里的星球都在维持终年不变的自转和公转,时间不曾为任何一个人停留下脚步,总是如此地公平和残酷。

“在看什么呢?”马龙从后门径直地走到张继科旁边。

“没...就看你以前给我的笔记。”张继科从课间嘈杂的人声里分辨出对方的声音,伸手拉过一张凳子。

马龙坐下去,他双手撑在大腿上,侧过张继科那边,想问‘看得懂吗?’。

但末了又改成:“感觉怎样?”

“啧...”张继科脱下他的黑框眼镜,皱了皱眉,“像那些套计算公式的还好理解,背的那些尤其绝望...”

他说说撇撇嘴就没讲下去,毕竟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表现出这么没能力的一面,还是有点不大好的感觉。

马龙似乎也了解,他瞄了一眼敞开的化学书最后那页元素周期表,上面还标着拼音。

“我也这么干过。”马龙说。

“嗯?”张继科不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

“标拼音,嘻嘻嘻我也这么干过。”马龙笑了,眼睛迷成线,“有时候自己认为很丢脸的事情,或许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

马龙的后半句话,一语双关。

张继科虽然听得出对方的意思,但他依旧不哼声。面子这个问题,总是说得容易。

午后的阳光从窗外晒进来,照在少年稚气未脱的脸上,给侧脸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微黄。向光那边的耳朵热得有点发烫,红红的还能看见边上细小的血丝。那年本来是乖张、轻狂,傲睨万物的十七岁模样,却开始在眉眼间透露出越发地成熟和沉稳的气息。

只为了那无数个未知的以后,为了那个有你陪伴的未来。

趁着班里的人都在伏桌或打闹,马龙把自己的手偷偷地伸进张继科的口袋里。握住对方也插在里面的手,两个手掌之间还隔了样东西。

张继科感觉掌心一阵冰凉,他捏了捏,好像是一块手表。

“嗯?”张继科疑惑地转过头。

“元旦过了,但还是要还礼。”马龙本来还以为没有这样的机会,要知道他可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存钱买的,“元旦快乐。”

马龙的眼眸里有亮光在跳动,像极了黑暗里璀璨的星辰。

“傻瓜,不是说不用还礼的么?”张继科抽出手刮了刮对方的鼻子,他凑近一点说,“你好抽手了,不然我有反应了。”

马龙下意识地往下看了眼,‘唰’地一声缩回自己还在对方裤袋的手。

他开始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这点好吗?!

“你能不能别胡说八道啊...”马龙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末了张继科只是笑得一脸贱贱的,说:“我也是好心提个醒,省得等下要拖你去厕所。”

马龙听了,他发誓要不是现在在八班,他一定会狠狠胖揍眼前这只大黑狗一顿。

“不跟你说,我回去了。”

马龙在扔下这句话之后,便扬长地走了出门口。

TBC

~/(ㄒoㄒ)/~~我正在努力恢复动力!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