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纯洁

特别杂食,混迹各种圈的小透明,
脑洞很多,但是万年拖更党。

【獒龙】向暖(二十五)

我一定要声明虐科科情节放在番外,请各位龙崽亲妈粉放心!/(ㄒoㄒ)/~~


25


大雨过后的郊区有点清冷,放了假的校园就更显谷静。在那片金黄色的世界里,四季常绿的蒲葵显得分外地耀眼。它每一扇条状的叶子都往外弯折,针状裂片上全都沾满了透明的水珠,每当有风吹拂而过的时候,水滴就会被抖落了一地。

秋日水汽盎然,石板路的旁边长了许多状细如丝的藻类植物。一堆败叶枯枝盖在上面,大大降低了水汽的蒸发速度,为孕育崭新生命提供了温床。就像看上去再破败不堪的一切,都在酝酿着整片待发的希望。

马龙一边走,一边四处地张望。

他顾不得一路跑来时弄湿的裤脚,冰冷的水沿着牛仔裤的布料一路往上渗透,冻得他双腿发麻。

想着又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依旧是没人接听。按照许昕的话,那人应该还在校的。但马龙把食堂、教室、宿舍楼、乒乓球馆都找遍了,就是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下完雨后浓重的雾霭还没散去,他独自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上,看着四条曲折蜿蜒的小路分别通向学校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直至消失在视线未可穷尽的范围。

马龙迈出一步又后退回来,他犹豫着来回地缓慢踱步,好像走哪边都不对的感觉。

这时一阵冷风吹刮而来,那些挂在失物招领处的钥匙,也随风地摆荡了起来。

细微的金属碰撞声通过空气传来,那种若有若无的熟悉感一闪而过,随即在脑内炸开了无数块碎片,零散的记忆开始拼凑起来,时光如同无声的旧电影,那些泛黄的胶片映出来的画面一帧一帧地略过眼前。

银铃、蓝天,还有泛着小麦香气的啤酒味。

——‘张继科,我喜欢你呐。’

马龙缓缓地转过头。

沿着曾经过路的足迹一路飞奔,直至在微暗的楼道里推开那道纵膈了青春与过往的门,瞬间旧天台外面的光一下子涌入眼内。那个站在木架子前面的人,在灰白的雾霭中回过头来,他惊慌得双手下垂,捧在手上那个装了十七个银铃的盒子掉落在地。

翻倒出来的铃子上,每一个的铃舌上都有不同的镂刻,而其中一个是,‘希望马龙愿望成真。’

愿望成真...

知道马龙的愿望是什么吗?

是你啊...

张继科,

——全部都是你啊。

还想象过要骂他傻,还想着要过去踢痛他的腿,想要过去用力地咬他的手臂。但末了马龙只会径直地跑过去,闯入张继科的怀里,撞进他的心胸间。

原来整个世界都不敌你温柔的双臂。

“龙...”张继科紧紧地搂着对方的肩膀。他甚至还没弄清楚什么回事,但每一个动作都好像出自于本能。

“傻黑狗...陆佳全都告诉我了。”马龙把头埋进对方颈窝。

张继科迟疑了一下。

“我...只是怕...”

还没等自己讲完...

马龙松开双手,看着他,“假如我偏要呢?”

假如路途再多的未知我都决意跟你走,假如明天再多的困难我也愿意去面对,那你会怎样回答?

“你究竟知不知道...”马龙双手拽紧对方的衣服,“真正影响我的不是和你一起,而是要我时时刻刻都想着你的身影。与其要我用所有本该上课做作业的时间,去猜想你究竟在哪里在干什么?倒不如从今天开始到以后...你亲口告诉我。”

张继科低头看着对方,他语塞了。马龙黑亮的瞳孔有某种东西正在跃动,就像坠落天际的陨星,在清朗的黑夜里擦过大气层,燃起了灼热的火花,直接将自己的心房烫痛。等到终于有意识想逃离了,才发现对方双眸中原来是蛊,早就尽数地下入自己眼中。

“所以...这次你还要推开我吗?”

所以你还要否认,我们的爱只增不减这个事实吗?

“龙崽...”张继科伸手轻轻地抚摸对方的脸,他侧下头吻住马龙的唇。

我们相爱吧。

管得明日山重水远天寒地冻亦未曾惧怕,若你掌心的伏线只为我而画。

TBC

可能二更吧,昂~木有动力了=_=

评论(1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