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纯洁

特别杂食,混迹各种圈的小透明,
脑洞很多,但是万年拖更党。

【獒龙】向暖(二十四)

前方远离微虐的过渡章节,今天晚上没啥事我就甜回来/(ㄒoㄒ)/~~


24


落日开始倾斜。

校道两边的大树上又有黄色的小果掉了下来,打在地上时发出了闷闷的声响,而今天被行人踩得平扁的那些还被没扫去,新旧堆积在一起,斑驳了整个路面。就像时光辗转地碾过了茂盛的生命,青春变得一片狼藉。

光从无边浩瀚的云层间投射下来,一束一束地刻画着白天最后的轮廓。那无穷多的射线,没能看到起点,也无法感知尽头。

张继科平直地看着远处,和熙的风吹乱了他模糊的发线,连日的失眠让他看上去像徒步走过了流浪,颠簸的路途让他双眸落满了疲倦的尘埃。

“想什么呢?”陆佳倚在长凳上,发问却没看身旁的人。

“没...”

“想他了?”

“没。”

陆佳目光怆然,内心郁结难舒。

要是你没骗我该多好...

这时沙地上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一群孩子,他们互相地嬉戏打闹,笑声径直地传了过来。闪烁跳动的身影,飞荡着的秋千。

“我还一直以为你是自卑。”

陆佳的话说得若有所指般。

“怎么认为都一样...”

......

“不一样的...”陆佳抿了抿发干的嘴唇,“觉得自己配不起对方和害怕耽误对方,是两个概念。”

或许前者还停留在喜欢,而后者已经是爱。

“那又怎样...”

张继科的目光越发地溃散,语气里透出茫然的忧伤,和徒然的失落。

“继科...真的不可能有人代替他在你心里的位置吗?”

其实她也知道答案...

“总有天会有人代替我在你心里的位置。”

.......

当张继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佳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嗯。”

那天越发微弱的日光,终于在傍晚的步步逼近下,显得苍白无力。前方的太阳变得金黄,渐渐地下沉至地平线。光被天空中的水汽散射开去,稀薄的云层被逐层地渲染,世界以无与伦比的美,悄然地落下了一天的帷幕。

“你就给我买,好吗?”陆佳抓着张继科的手臂,使劲地摇晃。

见对方还是不为所动,她也知道彼此纯粹是同学的关系,这样要求很不合理。

可是...

“我真的很喜欢泰迪熊...”陆佳还是厚着脸皮,“你买小个点也可以...好吗?”

其实本来也不用这么麻烦,因为那个被称为校花的陆佳,只要她愿意,就会有大堆的人排着队给她买东西。只可惜陆佳偏不要别人送,她只缠着她喜欢的张继科。

“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

面对女生就是没辙,况且是长得好看还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同学。

敌不过对方使劲地祈求。

“就一次,下不为例。”

陆佳一听对方这样讲,她马上高兴得跳起来。

“好啊...我星期五晚上要练舞的,你放学买好了拿给我。”

结果张继科就真的去买那玩具熊,而且还为了杜绝对方有个什么借口重新买,他索性买了个像人这么高的,一路极其壮观地抱着它回学校。

以至多年后张继科还一直郁闷,像这么丢脸的事,自己当时是怎么做出来的?

那天黄昏,栏杆的阴影倾斜地落在地上。

在舞蹈室外面,陆佳把张继科给的巨型泰迪抱的紧紧的,笑得恣意开怀,就好像得到了这辈子最珍贵的礼物,而陆佳也的确是这么认为。

很快地,星期一那天班里便谣言四起。有女生问陆佳,问她是不是和张继科谈恋爱了。

陆佳则一副耐人寻味的表情,她说:“你们小声点讨论,他不让我告诉别人。”

......

时光就这样悄无声息地飞逝。

陆佳总在想,假如那天可以重来一次,她大概只会说两个字——“不是”。

但让人遗憾的是意识得太晚了,她也不可自拔地踩得太深了。

假如这是一场比赛,那么在枪声还没打响的那刻,陆佳就开始偷跑,她曾饶幸地幻想过自己能第一个跑到终点。但又随着她越发地靠近,才发现有个人根本没和自己在同一个起跑线,而是一开始就站在了离终点最近的地方。

陆佳苍白的嘴唇轻轻地翕动。

我赢不了了,还输得彻底。

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公平,同样地爱情也是。

陆佳想着想着,她轻轻地侧身把自己的头靠在张继科的肩膀上。

张继科有点愕然,他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却听到陆佳说——

“就一次,下不为例。”

曾经在你口中出现的每一个字,都清晰地刻印在我的脑海里,越是想擦掉,才越是擦不掉。

“继科...你会后悔吗?”

我会好好地学会放手的...

“不会...”

我也不会让你有机会后悔的...

“嗯。”

你必定会一直地幸福的....

...............

一星期后


马龙觉得,这个世界上好像很多东西都发生得莫名其妙的。

就比如说现在,本来只想还车票钱的他,却和陆佳站在堤岸的边上。

气氛还有点诡异的尴尬。

因为陆佳一直没讲话,这让马龙觉得自己头脑发胀。

他很难想象学校因为评省高中而放假的第一天,是和陆佳站在这里,还一动不动的...

这是要...玩行为艺术吗?

本来一波万顷的蓝天白云,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成深灰的碳涂。厚薄不一的云层透下来的光深浅不同,映得整个湖面忽明忽暗。

清风还在徐徐地袭来。

垂柳的枝条低得临水,它那有点干枯发黄的叶子,正在微小地摇摆,轻轻地撩动着平静的湖面,下一秒就荡开了浅浅的波纹。

“那个...”马龙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倒不是他不乐意,可是眼看着要下雨了。

他只担心陆佳是个女生,淋雨好像不太好。

“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嗯...我要转学了。”陆佳的语气很淡然。

......

“什么?”马龙有点奇怪地看着对方。

“我家人早在我读高一的时候就移民了,而我坚持要留在这边的。”

她说着说着,突然看了马龙一眼,“...为了张继科。”

马龙不明就里地看着对方。半响。才暮然记起陆佳是张继科的前女友。

好像又轻而易举地牵扯到自己薄弱的伤口,那种灼伤般的疼痛感又随着血液蔓延到全身。

“嗯。”

马龙眉眼低垂。

“那为什么现在要走了?”

为什么非要和我说起他的事?

“因为他不需要我在他身边...”

......

“怎么会...”马龙还想着试图安慰对方。

“马龙...”陆佳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你还记不记得,那次我被人打,是你救的我?”

“嗯...”马龙有点疑惑,“记得...”

他又没失忆。

“其实...那次是我自找的。”

“啊?”马龙还以为自己听错。

“我找人砸了场子,然后说是张继科指使的...” 陆佳伸手用力地抠了下栏杆上生锈的漆,“那次幸好有郑妍...有她出来摆平了这个事情。”

陆佳又补充了句,“郑妍就是那天晚上打我的女生。”

“......”马龙感觉大脑的思考都快脱节了。

他不相信陆佳会这么做...

看见对方沉默不语,陆佳又接着说,“他要不是怕郑妍吃醋打得我更伤点...他就不会站在旁边光看不理...那天你离开了医院,是张继科背了我回家...”

“那...”马龙皱了皱眉,“既然他对你好,你还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我那时候和他吵了一架,我真的是一怒之下,连好坏都分不清了。”

陆佳本来说得很激动,但是随着这句话的最后一个字讲出来,她的声音就这样戛然而止。

伤痛难言。

“而吵架的原因...”好像经历了整个世纪般漫长的煎熬,陆佳突然地开口,“是他一直不肯接受我,他由始至终只爱你。”

陆佳的后半句话一口气讲完,感觉就像说慢了半分会后悔般。

那天越来越大的风卷起了满地的沙尘,少年宽松的裤管被吹得鼓胀,女孩黑亮的长发在背后扬动。忽而一道银白的闪电划过了灰暗的苍穹,满世界的人好像都在疯狂地逃窜,唯独只有马龙和陆佳一直站在那里,将成长的秘密和青春的伤痛全盘托出。

原来初中你避开我是怕我无法接受同性恋。

原来高中你伤害我是怕我选了条会后悔的路。

那一刻马龙终于都知道,为什么张继科的目光灼热却冰冷。

为什么他总是显得简单却又复杂。

为什么他会一边残酷,却一边温柔。

“对不起。”陆佳的声音很细小,风吹进她的眼眶干涩得发痛。说出了这三个字,她好像终于卸下了五年来所有的包袱,她终于坦然地面对了内心全部的执念。

“你没做错什么...”

......

陆佳姿势僵硬地转过头看马龙,眼泪断了线般滴下来。

马龙突然伸手揽过陆佳,动作轻柔地拥抱她。把头伏在对方的颈窝里,陆佳闻到对方身上干净而又温暖的味道,她伸双手搂着马龙的背,仿若所有的疲惫都在这一刻得到了解放。

原来这个世界我输给谁都不服,但却除了你。

“陆佳...谢谢你。”

......

谢谢你在这一天告诉我的一切。

也谢谢你在时光飞逝的那些年里,

一直陪在张继科身边。

TBC

快用小心心砸向我,用小评论淹没我/(ㄒoㄒ)/~~

评论(1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