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纯洁

特别杂食,混迹各种圈的小透明,
脑洞很多,但是万年拖更党。

【獒龙】向暖(二十三)

粉丝破百惹~~/(ㄒoㄒ)/~~那今晚多更一点


23


乒乓球打在的地上,发出的声响瞬间被加油声掩盖

阳光并不猛烈,但是球场上的人都感到一阵燥热。看了眼记分牌,只见上面黑字赫然地写着‘10::10’,如此焦灼的比分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来凑热闹。决胜局了,汗水让球衣紧贴身体。

站在一边看的许昕,也是一副汗流浃背的样子,他扭开水瓶的盖子,喝了口。

以老张的身体持久战是绝对不行的,这局拿不下了结果就很悬了啊

许昕在心里闷闷地想。

这是高三学生最后一次校队比赛了,就差这么一点,三年连贯就要成了白日梦。

他瞄了下手表,一局僵持了二十分钟,顿时许昕那白眼都翻到天灵盖上去了。

而然就这时,站在球场上的张继科突然反手攻击吊正手位,对手显然是措手不及。

许昕身后顿时地爆发出阵阵女生尖利的加油声,疯了般大喝道,科科!加油啊~加油啊!

最后一分了。

但是对手也不是轻易放弃的那种人,看准了张继科似乎有腰伤,打定主意要打持久战。

“啊快要追平...”后面那个女生还差‘了啊!’两个字没出口。

只见张继科一个正手喂球然后拧拉到反手位,直接得分。

“哔哔哔——!”

裁判的哨声响了,持续了五十分钟的比赛结束。

记分牌翻成了‘10:12’。

全场开始混乱了,顿时地哭的变成笑的,那些本来笑着的却一下子变成哭丧的脸。

女生的眼睛全都纷纷投向了那个帅气不羁的少年。那天阳光落在他挑染的V字红上,使得颜色更加亮丽一些,他额头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一张俊俏的脸涨得潮红,正扬起手擦掉留在下巴的汗水。

双眸若朗星般闪耀,所有光线都是偏心般倾斜在他眼里,那目光如炬,霸道温柔。

许昕径直地走过去,和再熟悉不过的好哥们击掌。

“你小子风头出尽了啊。”许昕说着又递过一瓶矿泉水。

“哈...又抢了蟒爷你的风头,不好意思了啊。”张继科笑了,与霸道气场不同的憨厚。

“大昕,继科,今晚出去吃饭?”这时候校队负责人跑过来,对他们说。

“好。”许昕一把地搭过张继科的肩膀,回答道。

校队的小球员三三两两地跑过来,一群人把外套搭在肩膀上,一边聊一边往饭堂那边走。

“哇,你刚才没看,对面那队长的脸跟踩屎一样的臭啊。”

“怎么可能看不见...不过话说回来,科哥你最后那两个球打的真是狂霸拽啊。”

“你不知道咱们科哥就是这样吸引了一群女生给我们递水的吗?”

......

赢了比赛的男生们心情极好,都顾着嬉笑打闹,勾肩搭背。

那天张继科也有附和着笑笑,想着快点应付完。却直到马龙和方博正对面地经过他们的时候,张继科脸上的表情全然地暗了下去。

而许昕看着对面经过两个人,也是一下子没了声气。

一个星期没见到马龙,感觉他一整个人都病恹恹的,本来就不大的小脸显得苍白疲乏,眼底的黑眼圈在白皙的皮肤映衬下更加明显,本来就不壮硕的身板也好像瘦了很多,连校服都有点撑不起的感觉。

张继科的视线一直跟着马龙,直到他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而对方却好像没看见自己一样平静。

心脏暮然地一阵钝痛,像是被生锈了的刺刀,扎进来般。

张继科低下头,一路都没再说话。而站在身旁的许昕,犹豫了一下,才伸手拍拍他的肩膀。

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许昕凭着直觉认为对方是不会伤害马龙的。

入秋的天气并不会十分寒冷,假如不是一路的落叶金黄,还让人有点错觉去以为,这是个春暖花开的季节。

方博跟着马龙一路的不语,直到两个人走到那栋旧的教学楼前。马龙却突然停了下来,他溃散的目光扫过那个的楼顶,眼底里的颓然越发明显。

“怎么了?”方博语气显得有点小心翼翼。

马龙没有哼声。

半响。

“我想上去看看。”

马龙有气无力的声音飘荡在空气里,像幻觉般的不真切。

“好。”方博点点头。

两个人走到上楼顶,那蓝天白云依旧如往日般清晰。

秋天的风越发地强劲,而那片银铃声也越发地响亮。

一切都那么相似,只是屋檐下少了两个喝着啤酒入梦的少年。

马龙走到栏杆旁边,看着远处,昔日那堵基建场已经被拆掉,整片的别墅区已经开始彰显出如设计师图纸上的轮廓,当初空洞的梦想已经逐渐变成了现实。

时间原来真的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方博不自然地侧脸偷看了下马龙,好像自从那次从海边回来以后,对方就一直是这个表情。他并没有真切地知道马龙和张继科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知道马龙回来以后连续发了三天的高烧,每天都要去医院吊着大瓶小瓶的药水,又按时地吞服着不同的药片,还拿了一大堆不知道涂什么用的药膏。

当然这一切,马龙除了讲出一句‘不要告诉张继科’之外,其他缄口不提。

方博也不敢问。他还记得马龙说过他喜欢张继科,看样子也就猜到去找张继科的那趟旅程,没发生什么好事。

“龙哥...”方博试探性地叫了一下对方,“你...没事吧?”

话一出口方博觉得自己简直是用‘肺’来说话....

“嗯...没...”马龙只挤出这两个字。

方博觉得头大了几号,他还是决定试着安慰对方。

“那个...张继科有什么好的...你...你总会忘记他的...你看...刚才张继科有看你...你却连眼角都不扫他一眼...简直就是帅呆了啊...”方博把他从电视上学的那点都搬出来了,“你一定要高冷到底...总有天他...”

方博话没讲完,他斜视角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我没如你想象中的那样...”马龙缓缓地说。

没如你想象中的那样...

没如我想象中的哪样?

想起刚才许昕说自己要去打比赛,问他们两个要不要去看。当着马龙的面,方博狠狠地给了许昕一肘子。

末了是马龙答得挺冷静的,他说还有作业没做完,不去。


方博想着,这么做是对的了,不去看那谁是应该的,就是不能让那人觉得自己是什么重要的货色。

可是现在...

方博纳闷着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我不是装高冷不去看他...我只是怕他不喜欢才没去的...”

马龙愣愣地看着前方。

“......”方博听着不知道怎么接话。

“但是我又很想见他...所以我算好了时间才拉着你回宿舍...”

原来不见你会难过,看到你却更痛。

方博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马龙,对方涨红的眼眶里分明地有液体在晃动。

男孩子不是从小就被教育不可以轻易显露出自己情绪的吗?

男孩子不是从小就被灌输遇到困难再难都不能哭出来的吗?

还记得那年考试得第一的时候别人羡慕的眼神吗?

还记得那年比赛得第一的时候别人妒忌的眼神吗?

马龙去到哪里会是哭红鼻子那个的?马龙不是去到哪里都是被追逐的吗?

是啊...

他把十七年所有储集而来的自信,十七年所有维护起来的自尊,十七年所有努力赢得的骄傲,全盘地输给了那个人。

而那个人,却由始至终地仿若是山峦峰叠之间黑暗的廊道上,那明晃晃得能让整世间纤尘可辨的太阳。他是夏日里无声的风,他也是恻秋里高深的苍穹。

“博儿...”

马龙突然笑了。

“嗯?”

“我真是想他想疯了...”

总是执意要走向有你的地方,疲惫却又停不下来。

TBC

小评论,小心心砸死我吧/(ㄒoㄒ)/~~

评论(2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