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纯洁

特别杂食,混迹各种圈的小透明,
脑洞很多,但是万年拖更党。

【獒龙】向暖(二十一)

痞子学渣獒x乖巧学霸龙  双向暗恋梗

前方微虐过度章节....

21

白日的余光早就散去,漆黑的夜空中,繁星漫天地散落。绵长的海岸线上,海浪被遥远的暗涌推撞上来,留下了白色的泡沫后,再一点一点地湮没在细沙的缝隙之间。天地究竟是什么时候才开端的?而那些比永远更古老的传说,又是谁开始第一个诉说的?

张继科就这样坐在空无一人的海滩上,微凉潮湿的风略过他的发线,露出了他优越的额头。村屋的白炽灯打得他身后亮了一片,而在他前面却是一片渐进的黑,这个世界仿佛以他为交界,这诡异的分割。

眼前又浮现出那个十四岁少年的脸。

那天张继科一步一步地走上水泥的楼梯,直至站在一道生锈的铁门前。他紧张地捏了捏哥们塞来的一个套子,才恍惚地把手从缝隙中伸进去敲了下里门。

来开门的女人很年轻,看上去就二十来岁,正当青葱豆蔻。

张继科跟着她往里走。

只见在灯光昏暗的客厅里,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男人和另一个盘起头发的女人在聊天。那个女人坐在低一点的板凳上只管着听,沉默不语。她坐姿毫无形象,岔开的双腿能让进来的人看见她的内裤。

房子的铁窗经过风吹雨打生了锈,边上的墙还有一竖一竖的水迹,窗框边上的缝隙塞满了很多的烟头。而关闭的玻璃窗上,还贴着过时的海报,边上的透明胶已经有点泛黄脱落。

室内的布置充分地体现出岁月的陈旧。

那个开门的女人领着张继科走进一间房后,就随手锁上了身后的门。

窄小的房子里有台老式的电视,然后就是一张不算宽大的双人床。

浓郁且刺鼻的劣质香水味。

“小弟弟,第一次来?”女人笑了,妖艳如花。

张继科没有回话,他坐在床上,只看着那个女人的背影。她年轻的身板瘦小而单薄,正踮起脚尖用力地拉上被卡住的窗帘。末了又正对着少年,缓缓地脱下自己的上衣。

房间里灯光暗红,他抓了下床上的被角...

“不用紧张。”那女人熟练地撕开套子后,再解开少年的裤带。

在皮肤触碰到的那一刻,张继科打了个冷颤,感觉到血一下子都涌到脸上去了。

时下青春的这一朵花在一夜之间盛开无声。

外面的老嫖客还继续给年轻的妓女讲述他的旧日,讲述那些风月留下过的痕迹,和沧海桑田的世事。

这无言的悔恨。

年少光阴闻如白驹过隙。

在千流百转的成长故事里,

群架斗殴的是他,醉酒闹事的是他。

上台发言的是他,出类拔萃的是他。

那一年的梧桐树绿了又黄了,那一年的栀子花开了又败了。那一年站在窗台前的少年笑了又哭了,那一年我们近了又远了。

张继科无聊地用手指在沙地上画圈,他伸手抓起了一捧尚算金黄的细沙,随后紧紧地拽住了拳头,好像想抓住什么东西一样。但越发用力,手掌间的空间就越小。那些从指缝中被挤出去的细沙,又被海风吹落得洋洋洒洒,飘零四散。

或许幸福也是这样,握得越紧消失得越快。

而终有一天,或许那个在操场上的夜晚,或许那个废旧教学楼顶楼的午后,还有你站在走廊上当着炎炎的烈日下温柔地喊出我的名字,也总会被潮汐带走,徒然是一岁枯荣。

张继科无奈地苦笑了下,他突然用力地在空中一挥手,把残余的那点沙子也扔了出去。

TBC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