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纯洁

特别杂食,混迹各种圈的小透明,
脑洞很多,但是万年拖更党。

【獒龙】向暖(十八)

痞子学渣獒x乖巧学霸龙  双向暗恋梗

前方继续微虐预警...

 

18


“班长...马!龙!”同桌小声地叫身边的人,却没得到回应,最后他只好用力地撞了一下对方的手肘。

“啊...哦...”回过神来的马龙看见老师正望着自己,慌忙‘唰’地一声站了起来。

数学老师捏着粉笔,按在讲台上。而马龙这个时候正急忙地翻着书和卷子,一看就知道连讲的是什么都不清楚。

“咳...”老师清了清嗓音,“马龙同学,上课要认真听课,我知道你成绩很好,但是现在才十月,不能这个时候就骄傲自满啊。”

感觉班里的同学都盯着自己看。

马龙觉得自己脸颊发烫。

“对...对不起...”马龙咬了咬嘴唇。

“下次注意点就好。”老师挥了挥手示意马龙坐下,又转过身,“那...现在哪位同学来讲下自己的思路?”

......

马龙抬头看着黑板,手指用力地搓了下笔盖。

想来自从早两天张继科来还了钱,自己就一直没看到过他。

即便有那么几次,马龙去办公室后,‘不经意’地路过三年八班。也不过是在他望向里面的时候,看见张继科那个空空的座位。

后来实在忍不住了,马龙随便抓了个人问张继科去了哪里。

对方只是说刚刚上课还在的,一下课就跑出去,也不知道去哪里这么着急。

马龙听了男生的话,在心里无奈地苦笑了下。

都这么来躲我吗?

是因为知道我偷拿了班级里的钱,他内心过意不去吗?

还是嫌弃我手脚不干净,他都不想理我了?

......

马龙就这般魂不守舍地,天天都在想哪里出了错。

以至于早上挤牙膏挤到洗手池到处都是,中午打饭排错了打水的队伍,甚至晚上洗澡连干净的换洗衣服都没拿就进了浴室。

同一个宿舍的方博,也被马龙这个状况吓得不轻。这两天是对方走哪他跟哪地陪着马龙,仿佛真的怕马龙一个不留神掉坑里了。

“唉...”马龙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抬头毫无焦距地看着讲台上老师的嘴在一张一合。

日照时间开始缩短,

这天却好不容易才熬到了傍晚。

“外面好像要下雨!太好了不用扫地了!”

——某个负责打扫跑道的同学说。

“对于你而言是好事,我昨晚洗的衣服肯定干不了。”

——另一个人则在抱怨道。

而过道边上的方博也皱着眉,看着天色暗得跟墨水泼在玻璃桌上般,散开渲染成一片黑。

“龙哥,我和瞎子先回宿舍收衣服,你自己去吃饭?”方博拍了拍马龙的肩膀。

“哦。”马龙双眼毫无焦距,他也根本没听进方博讲的话。

远处的门窗被风刮得呯呯作响。

地上的尘埃被风吹起来,不少人用手轻挡在自己眼前。还有些女生压着自己的留海,一路脚步匆匆忙忙地。

马龙独自走出教学楼,依旧保持着不快不慢的步调。

他踩在长长的石楼梯上,很多人顺向逆向地从身边跑过,马龙冷不防地被撞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那个只顾着跑的人扭头慌忙地看了一眼马龙,又走得不见踪影了。

马龙摸了摸手臂,不以为然。

他平直地抬起自己的视线。

叶子打着转掉下来。

突然,

那个本来走得不快的马龙却跑了起来,直直地冲向下坡。

差不多走近的时候,马龙一把地拉着个男生的手臂。

“张继科。”

——这三个字急急地挤了出来。

而走在前面张继科,悴不及防地被人扯了一下,回转的时候还晃动了下。

还是熟悉的面孔。

马龙却顿时语塞。

只感觉这几天以来所有想说的话,一下子地,被对方的眼神硬打了回去。

两个人在混乱的人群中相对站立,却一言不发。

难熬的沉默。

“怎么了?”张继科终于先开口打破。

“没...”马龙松开那个抓着对方手臂的手,“我觉得...我们谈一下好吗?”

说完这句话,马龙低下头,仿佛在紧张地等待对方宣判。

“我觉得没这个必要。”

果然。

“为什么?”马龙不死心。

空气里全然是不安的气息,在校园间隔着的高楼临立之中。

“下了下了...”这时周围突然一阵嘈杂,身边的人几乎都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瞬间跑开。

上空厚积的云层终于受不了高压的负荷,化成雨水疯狂地向大地砸去。

前后十几秒的时间,天地间都只盈灌着这骤雨狂风。 

“马龙。”张继科转过自己的脸,“不要逼我转学了。”

张继科一字一顿的语气, 断掉了青春所有的妄念。

一句话,

我们便相隔了很远。

积水悄然地渗进了地面,不知道从哪里钻进去便消失不见。少年满心爬满的藤蔓,青绿过一个绵长的夏天,而现在却掉落了一地的满目苍夷。

张继科转身一步一步地走开。

“继科儿...”他朝着他喊,“张继科...”

但是对方却像没听见一样。

“张继科...“

你给我回头...

求你回头...

TBC


同志们,你们的评论和小心心就是我继续下去的动力啊/(ㄒoㄒ)/~~

评论(1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