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纯洁

特别杂食,混迹各种圈的小透明,
脑洞很多,但是万年拖更党。

【獒龙】向暖(十九)

痞子学渣獒x乖巧学霸龙  双向暗恋梗

过渡章节....


19


“龙哥,你要去哪里?”方博说着还递过一杯水和一排药丸。

“谢谢。”马龙拗出两颗药拍进嘴里,和着温水吞下去,“我去找张继科。”

“继科?他不上课?”方博惊奇地睁大眼睛,想起今天是星期六,要补课的。

“他逃了,叫陆佳帮忙买了一张去青岛的火车票。”

“去干嘛?”

“好像说...看海。”

“......”方博一脸郁闷,他皱了皱眉,“这个时候去看海?...然后,你也去?”

“嗯,我想去找他。”

......

真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方博翻了个白眼,他一手扯过马龙拿着的衣服,双手钳着对方的手臂,迫使对方正面的面向自己。

“马龙,你是不是疯了?你感冒去海边?再加上你现在是高三啊,又逃课,上课又不专心,现在还说去这去那地找张继科。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啊?有什么事情这么要紧啊?”

马龙因为睡得不好,加上生病,双眼下的眼袋有点重,整个人看上去很疲惫。他低头想了一下,再次抬头时很平静地看着方博。

已经再都不想隐瞒什么了。

“我喜欢他。”

反正死撑不了多久。

......

听完马龙的话,这回轮到方博低头沉默了。

半响,

他缓缓地放下抓住马龙手臂的双手。

假如是因为这个,那么这段时间发生的很多事情都能够解释了。

“你觉得这样有结果吗?”方博的语气里没有不解,没有半点轻蔑,听上去只感觉到心疼的难过。

“不知道。”马龙回答的声音很小,因为感冒,所以说话都带了点小小的鼻音。

没有夏日凌冽的阳光,清晨的室内有点不足。宿舍只剩下马龙和方博,其余的人都去实验楼拿报告了。

方博看着眼前这个毫无生气的马龙,心里好像被谁狠狠地揪了一下。

他或许不理解男生和男生之间是不是真的可以有爱情,他只知道马龙是他这么多年来的好朋友。

没有谈过恋爱的方博或许也不懂得互相折磨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但他从马龙心力交瘁的样子就知道有多痛苦。

“你这样跑了,回头找了家长很麻烦的,我跟你一起去请假,就跟学校说星期六献血站那边要请义工,然后你再走。”

马龙拉上那个装了衣服的袋子,听到方博这么说顿时停了下来。

“博儿,要是学校发现了,那么会连累你的。”

“没事的,你快点回来,不要让我这个好哥们儿担心就好。”方博说得很坚定,“你收拾好了我们这就去办公室开义工证明。”

马龙写满疲惫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自那个雨天以后的第一个微笑,那么简单,清澈见底。

“博儿...谢谢你。”

窗外梧桐树枝叶参天,转眼已经变得金黄,部分被夜晚的狂风吹落,早上的时候已经填满了一整沟壕。

那年少未知地厚天高,幼稚而不自知,鲁莽而不自量。但那又的确是青春中最无可匹敌的勇气,哪怕是一错再错。

秋天的凉意千丝万缕地渗透。

‘咚~~’石子被抛入湖中发出一丝清脆的声音,平静的水面也随即荡起了一圈一圈的水纹。

“乱扔垃圾可是要罚款的啊。”

后面有人说话,吓得方博马上扭头回看。只见许昕站在他身后,手上还拿了两罐可乐。

“呐~”许昕把其中一罐向对方一抛。

“谢了,瞎子。”方博笑了笑,举起手稳稳地接过。

方博‘啪’的一声拉开了铁环,喝了一口,很冻。

“你怎么会来这里了?”

“嗯哼~”许昕斜着嘴坏笑了一下,“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用义工来做挡箭牌,帮着龙哥逃课。”

“你怎么会知道?”

“今天看见你送龙哥出校门了,况且...”许昕顿了顿,“你们去申请的义工证明漏在班主任办公室没拿。”

听完对方的话,方博顿时心里咯噔一跳。

“那...老师发现了?”

“没有,他叫其他同学带给你们去了。”

其他同学?莫名其妙!...

“叫的谁拿去?”

许昕放下手中的可乐罐,伸手进口袋掏出一张叠成四块的纸。

“我啊。”

......

方博顿突然很想怒摔眼前这个人,不过看着对方比自己高大,只能想想而已。

“许瞎子!居然连我也骗。”

——末了还只是怂气十足地讲出这么一句。

许昕用双手揽着自己的后脑勺,一把靠在长凳的椅背上。头顶上的垂柳被枝条的重量压得有点低,光线从树的缝隙间泻下来,婆娑而斑驳的光影投在许昕五官俊俏的脸上,感觉俨然成画。

“龙哥他去哪里了?”

“他啊...”方博无奈地笑了笑,“他去找继科了。”

“哦。”许昕没有表现出惊奇,反而好像事先就猜到了一样。

“你不觉得奇怪吗?”

“不觉得啊。”许昕笑了,干净温暖,“我早就看出了点什么,只是没有讲出来而已。”

“那你觉得,男生之间会真的有爱情吗?”方博捏了捏手中的罐子,又抬头喝了口。

“不知道。”许昕若有所思的想了想,“但我觉得假如真的喜欢,性别并不重要。”

......

“嗯,或许。”

方博答完这句,两个人就没再说话。

一片沉默。

男生转过脸去看身边的人,许昕正仰着头呆望着柳枝发愣。

那个安静下来的许昕,似乎多了一份稳重。那么一刻地,他好像古代高傲凌冽的骑士,面带着以光为花纹雕刻的面具,正目空一切地凌驾在芸芸众生之上。

“博儿。”许昕突然开口。

“嗯?”被叫的人慌忙别过脸。

“你想考哪间大学啊?”

“我?嗯...我想进B市的医学院,当医生超酷。”

“是吗?”许昕一把直起他的身体,有点惊讶地看着方博,“我也是想考那里。”

许昕笑了,像个手舞足蹈的孩子。

“不过...”许昕又顿了顿,“分数很高,我们学校去年报那的录取率只刚到百分之十。”

“努力点就好,你上次模拟考不是差不多过线了吗?”方博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

“那好,我会努力地追随着你的步伐,你可不许扔下我啊。”许昕凑了过去。

“你不要说得自己像小妹妹一样行不?”

“什么?我是小妹妹??你才是小妹妹吧!”许昕说完就把罐子放一边,一脸认真地说,“你不要嫉妒我啊,以后我一定要开一间私人诊所,而且是远近闻名的那种。”

“哦,是吗?那开张的话,告诉我身边的助理,我这个世界级名医屈尊给你剪个彩。”方博伸手搭着许昕的肩膀,“到时候博哥见你完全就是靠同学情啊。”

“去你的...”许昕抬起手推开了方博。

那天的阳光投射在地面的影子,在一点一点地改变着角度。时间在分秒地悄然远逝,或许以后会不会记起这些对话已经不再重要。

只当少年高谈过人生的理想,

还有青春丰盛的羽翼。

TBC

啊~晚上再更~前方獒龙微虐继续预警~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