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纯洁

特别杂食,混迹各种圈的小透明,
脑洞很多,但是万年拖更党。

【獒龙】向暖(十六)

痞子学渣獒x乖巧学霸龙  双向暗恋梗  


16


“高远,刚才谢谢你帮了我。”马龙把写好的检讨对半地叠起来,转过头对坐在他旁边看书的人说。

“没关系,我也没做什么。”林高远腼腆地笑了,语气轻柔。

“那个...钱我估计没那么快能还上。”马龙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

“哦...我又不等钱花,你不用急的...真的...”林高远急忙地摆摆手。

这个时候走廊上传来了动静,两个人马上装作很认真在看书。直至感觉外面的人走过了,两个人才默契地相视一笑。

“其实...龙哥...”林高远停顿了一下,“你...这么急着要那个钱是为什么啊?”

“啊?!哦,...就朋友有点事情要帮忙。”马龙说完扯过一本书,翻开来看。

“那个朋友是...科哥吗?”

“为什么这样问?”

“我...今天去食堂看见你们走一起。”

“噢...”马龙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不是他,是另一个朋友。”

干脆否认算了。

看见对方不愿意说,林高远也没再问下去。

墙上挂钟的时针一分一秒地往下走,办公室里是一片难耐的安静。

林高远向后靠着椅背,两只脚踩着凳板下的横杠,两腿并拢,把书晾在自己的膝盖上。

一不留神,林高远的目光从后面打量着身旁的马龙。

对方的衣服在日光灯的照射下白得发亮,身上还散发着沐浴后淡淡的柠檬香。剪得很短的发尾下露出了白皙的后颈,皮肤看上去细嫩光滑。

这就是自己从幼时就拼命追逐的人啊

林高远觉得自己快忍不住想伸手去捏一下对方。

“我说...”

还顾着发愣的林高远,却没有预料到对方会突然转过头。

于是两个人冷不防地迎上了彼此的目光。

“昂?”马龙一脸奇怪地哼了一声。

“哦哦...我...咳咳...”林高远这才反应过来,“我在想题,刚刚神游了。哈哈。”

说话的人笑得略显尴尬。

然而马龙好像一点都没发现到,把书往对方面前一推,“没事,这道题你怎么解啊?”

“这个...我看下。”林高远抽出一张草稿纸,脸上还有没消散去的红晕。

“铃铃铃~~”

这时办公室外响起了下课铃。

“需要休息下吗?”马龙问。

“不用。”林高远摇摇头,把书往马龙面前移过去点,“你看...这样...”

马龙一边歪着头认真地听对方讲解,一边在纸上按照对方的思路算了起来。

这个世上,时间会改变的事情本来就很多。

两节晚自习过去。

马龙和林高远两个一边说笑一边走回教室。

许昕和方博两个则站在教室门口,一直等候。

“是在等我吗?”马龙走过去搭着方博的肩膀。

“嗯,一起回宿舍吧。”方博点点头。

“哦,那你们走吧,我等张叔来接。”说出这句话的林高远是班上为数极少的外宿生,每天上学都有司机接送。

“好,明天见。”许昕笑着伸出手,和林高远击了一下拳。

三个人下了楼梯,和众多学生一起走在球场上。

“那个...马龙...对不起。”许昕首先地开了口。

......

“你知道了?”马龙听着,下意识地望向方博。

“不是我讲出来的,是他跟我去偷听你和年级主任讲话。”方博领会到对方的意思,马上解释道。

“哦...这样...没事啦,我们都是这么好的朋友...”马龙看着许昕一副内疚的表情,连忙说。

“年级主任那个变态,没拿你怎样吧?”

“没有...”马龙扬起嘴角,“交了检讨,这次就这么算的了。”

“嗯嗯...那就好。”许昕如稀重负地呵出一口气。

三个人相视一笑。

“不过...”刚走几步路,马龙突然又想起了点什么,“关于这件事...请你不要告诉继科儿。”

夜晚的校园里,灯光有点昏暗。那些发黄的玻璃罩下,飞虫萦绕着光线横冲直撞。而晚修下课拥挤的人潮中,声音把寂静的操场渲染得沸沸扬扬,几乎盖过了马龙细弱的声线。但是那简单的一句话,依旧清晰地传进了身边两个人的耳中。如同冬日里破口的窗,寒风因为倒灌更显凛冽。 

许昕低头不语。

而方博则嫌弃地撇了一眼许昕,好像在说‘我就知道会这样...’

马龙明显感觉到气氛的变化,心里不由得咯噔一跳。

半晌。

“你们...”马龙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这两个字,心里祈求着事情千万不要发生。

“刚刚...你下课没回来...”许昕觉得死撑不下去了,缓缓地开口说,“老张...他有来找你...”

不用听对方说完,马龙已经明白是什么意思了,顿时觉得大脑嗡地一声,一片空白。

其实有很多错事,让人惧怕也许不是惩罚。而是因为它牵扯到了一些无形的东西,例如羞耻感和自尊心。

有如不想马龙见自己落魄的张继科。

也有如不想张继科知道自己偷窃的马龙。

眼看着远方的灯光渐渐地消失,本以为白天的事情很快就会伴随着黑夜落幕。

但偏偏却又在这个时候,

才发现有一场互揭伤疤的戏码,已经迫不及待地上演。

TBC

最近太忙,不能保证迅速更文,抱歉啊。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