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纯洁

特别杂食,混迹各种圈的小透明,
脑洞很多,但是万年拖更党。

【獒龙】向暖(十五)

15


“班长,年级主任有事找你,让你现在去他办公室。”英语课代表坐回自己的位置,扭过身对他后面的人说。

马龙内心一颤,目光随即黯然下去。

事情该来的,还是要来。

“好的,我知道了。”

马龙顺手地把写着的试卷往书里一夹,就站起身大步走了出教室。

沿着过道往楼梯口的方向走,马龙的眉头紧锁,挨近傍晚的风有点冷,轻轻吹来,掀起了柔软的前刘海。

“叮咚~”

这个时候高三级部各个教室的广播开始响起,闻声的同学们纷纷拿出自己的练习册,准备开始晚自习前的听力练习。

全班唯独方博没有动静,他只是眼睁睁地看着马龙离开。

而在这三个小时之前,马龙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沙地,手里还拿着说是借来的一千五百块钱。

方博虽然嘴上不哼声,但他从马龙的表情就看出了对方肯定隐瞒了什么。

于是趁着许昕和张继科两个在前面走着,方博拉过马龙。

“龙哥,钱真的是借来的?”

马龙心虚得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犹豫了一下,才把自己拿了班里的钱这件事,一五一十地讲给对方听。

“你想死?你这样做被学校知道了很严重的!”方博听完一副惊愕的神情,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对方。

“嘘,不要那么大声。”马龙竖起一只手指放在自己嘴唇前面,“就几个小时,估计没问题啦,而且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方博翻了下白眼。

“那...高远说了等下回去可以借到钱给你?”

“嗯嗯,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敢拿,今晚偷偷放回去就好。”

“......”方博语塞了。

那天阳光暖黄。

青春很多未可开口的秘密,本来就应该烂死心里。

“唉...”看着前面两个人的背影,方博叹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的确没有资格批评马龙。

要是回校的人是自己,他也必定会这么做。

伸手把褶皱了的书角按平,方博转过头望向窗外。

天色还没暗下去,月亮已经悄悄地把半个身探出了云层。

坐在座位上的方博觉得一刻都呆不下去了,于是他假装着去上厕所,走了出教室。

当方博走过五班的后门,坐在他后面的许昕就迫不及待地探头望向走廊。

果然,对方不是上厕所而是走向了中间的楼梯口。

许昕其实早看出了方博和马龙两个的神情都怪怪的,尤其是马龙回校后接了林高远的电话,整个人脸色更是一下子变得铁青。

可是这两个人有事为什么不说出来?

事情难道又跟自己有关?

想到这里,许昕也毫不犹豫地站了起来,悄悄地跟下了楼。

......

“这件事情我该拿你怎么办?”

方博刚刚想转弯进办公室,就听见年级主任的声音。吓得他马上缩回去,并整个人贴在墙壁上。

“老师,对不起,是我错了。”

这时马龙、林高远和年级主任三人,都站在数学老师办公室门口的走廊上。

“偷窃这个事情可大可小啊,你作为班长难道还不知道吗?”

马龙低头不语。

“老师,我认识马龙三年了,他不是手脚不干净的人。他一定是非常着急才这样做,况且他本来也想今晚把钱放回来。”

站一边看着马龙的林高远,想着真的郁闷死了自己把银行卡漏家里。

“什么?龙哥他偷钱?”

——许昕站在方博身后,冷不丁地讲了一句。

不知道自己身后有人的方博又被吓了一跳,还险些就叫出声来。

“你想吓死我啊。”方博瞪了许昕一眼,并示意他小声点。

“老师,你要通报就通报吧,我的确做错了。”

“不要啊...老师,马龙真的不是故意的,老师你就原谅他一次吧,真的不会有下次了。”

林高远一副快要被急死的表情,好像现在犯了偷窃的人是他。

年级主任看着眼前这个学生,其实心里也是不舍得处罚的。

“唉...”年级主任叹了口气,“这一次,你就写三千字的检讨,第一节晚自习下课交给我吧。”

马龙有点不可思议地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被高三的同学起过各种外号的严肃的主任。

那时候天光已经开始微弱,从侧面锉去了人物锋利的角,只剩下了平伏的声线。

眼前这个已经送走过三十六届学子的教师,昏暗中难辨他斑白的双鬓,和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的深深印痕。

有过多少不解,有过几多误会。

谁会头痛欲裂的时候,还为你上火?谁会胃痛难熬时,还陪你留堂?

苦心也不过期盼花开阡陌。

好像到今天才突然记起了,

——那个人,将大半青春义无反顾地献给了,一代代青葱年少的我们。

马龙觉得鼻子有点发酸。

“我知道的了,谢谢老师。”

“谢谢老师。”林高远也松了一口气。

“嗯,”年级主任点点头,“你现在去班主任的办公室写检讨吧,我去查班级。”

......

“喂喂喂,走啦。”方博看见年级主任转过身来,赶紧地往后推着许昕跑下楼梯。

等两人气喘吁吁地跑回教室,英语听力已经全部放完了,整个教室又归于平静。

‘这个事情跟下午那一千五百块有关?’

坐回座位的许昕向方博递上去一张纸条。

很快地——

‘你说呢?’

纸条又被传了回来。

TBC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