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纯洁

特别杂食,混迹各种圈的小透明,
脑洞很多,但是万年拖更党。

【獒龙】向暖(十三)

痞子学渣獒x乖巧学霸龙 双向暗恋梗


13


草长莺飞。

操场上的工人正推着修剪机寸寸地划过草坪,伴随嗡嗡作响的马达声,散落了一地碎碎的青草味。边上喜干耐旱的藤本状灌木结出许多小花,其中最为浓郁的有如茉莉,香气四溢。

但是带着帽子的工人可没空理会这些,他们只感觉到汗水打湿了自己的衣服,黏在身上很不舒服。偶尔还有一两个抖了抖破旧的割草机,埋怨着刀盘又被杂草堵塞了。

星期天的半日假期。

偌大的校园没剩几个学生,每个外出的人都如箭在弦般逃离出去。

而马龙和几个同学则留在实验室里讨论作业,把长短不一的电线反反复复地接来接去。马龙一边看着表盘上的读数,一边在纸上刷刷刷地计算着结果。

“你的答案是多少?”

“32欧姆。”马龙把自己面前的纸张推到那个同学面前,“你呢?”

“我的怎么是三十八点多?”这个时候另一个同学也凑了过来,盯着马龙的纸,皱了皱眉。

“嗯...你的分母好像漏了加上电阻中值。”马龙看了下对方的公式,用笔在上面戳了戳。

“哦,好像是...”那个同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们看看吧。”马龙伸手关上了电源,一边拆电线一边问:“下一个实验是什么?”

“嗯...”那个同学翻开自己的笔记本看了下,“是...。”

话还没讲完。

“哐当!”

——突然有人用力地撞在实验室的铁门上。

于是四个人同时往门口看过去,只见方博捂着肘关节走了过来。

“怎么了?”马龙问。

“今天就先做到这里吧,龙哥你跟我来。”方博说完就拉着马龙的手腕,跑了出去。

......


“发生什么事了?”一直被拉到楼梯口,马龙才开口。

“张继科和许昕出事了。”方博回答的时候急得有点接不上气。

 马龙没再往下问。

一直跑到出学校门口,两个人坐上了一辆出租车。

沿路红灯未知几个。

大概过了十五分钟,车在一间酒吧门口停了下来。

方博付了钱,又拉着马龙,绕过酒吧那栋楼去到后面的停车场。

两个人跳过停车场隔位置的栅栏,看见在不远处一块沙地上,有四五个人。而其中的两个坐在石基上的,就是张继科和许昕。

直到跑近了,马龙和方博才看清那两个人身上的衣服没有厮打过的痕迹,头和手臂也没有流血,这才松了一口气。

“出什么事了?”马龙还没顺好气。

坐在地上的张继科,抬头一脸尴尬地看着马龙。这才知道许昕找的人是方博,重点是对方竟然还叫上了马龙一起。

张继科在内心把能够数得出的各路神仙都骂了一遍。

我TM落魄的样子每次都非给马龙看到才高兴吗?

而相比之下,

许昕看上去倒毫无顾虑...

“我们刚刚在酒吧喝酒,结果在打玩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他们,把其中一个人的手机给摔了。”

听了这句话后,马龙感觉到自己面部的肌肉抽伪搐了一下。

“什么?”方博则是一脸没忍住,语气略带轻蔑地说,“就一台手机?!”

这么急的让我们过来,就为了一台手机?!

方博想起刚刚接电话的时候,许昕不清不楚地说自己闯祸了,叫方博先借他几千块钱,害得方博以为他杀人放火被抓要垫保释金去了。

“可是对方要我们赔啊。”许昕指了指石基上放着的一部手机。

方博看了看,不明就里地脑补:原来是传说中的六十四G内存尊贵版奢华土豪金的升级版肾7啊!

扶额。

“他说要我们赔五千。”张继科终于开口,对着马龙。

“那...你带了多少钱?”马龙僵硬地转过头,问方博。

“我只有八百啊,在银行卡里,其余在饭卡的提不出。”

“我有一千。”这时许昕搭话。

“我一千二。”张继科接着说。

于是三人的目光就同时望向了马龙。

“我...”马龙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声音小得生怕别人听见一样,“我只有五百。”

......

四个人同时陷入了一场沉默中。

“喂,你们几个唧唧歪歪讲完了没啊?”这时候那个手机烂掉的人,明显等得很烦躁了。

而另一个人也搭腔道。

“我说你们高中生学什么人家去酒吧啊?你摔了手机赶紧地赔钱,没钱就打电话去你们学校,让你们家长来给,别以为我不认得你们的校服。”

......

于是三个人的目光,又再一次地同时望向了唯一穿着校服的马龙。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啊?我本来在做实验的...”马龙小声地嘟囔,一脸委屈。

“不可以告诉学校啊,要是知道了肯定记过。”听到对方说要打电话去通知老师,许昕开始慌张了。

重点中学通病,严苛且变态的要求学生乖巧懂事。

“我的话...”张继科这才记起自己的底早就花掉了,忽略掉‘直接开除’四个字没出口,他只是带着略羡慕的眼神,看了看许昕。

“这种事也不方便和爸妈说啊。”方博埋怨道。

......

“哎呀你们不要商量了,我们还没那么多时间耗呢!”这时候陪着别人等的人也着急了,“我们等下还有事情的,最晚下午三点,你们要是拿不出钱来,我们就只能通知学校了。”

“就是啊,不要弄得我们像黑社会抢钱的一样。”

马龙看了下手表,现在都两点了。

“你们在这里等吧,我回学校问同学借。”

马龙说完拔腿就跑。

他一心记着自己是班长,认识的人多。却偏偏忘了这天是星期日,同学都出去了。

看着马龙的背影。

“你们把银行卡给我,我现在坐车去找地方取。”方博开口了。

光线沿路褪变。

下午猛烈的阳光晒得人后背发痛,在教学楼热浪翻腾的走廊上,站着未知何向的少年。

TBC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