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纯洁

特别杂食,混迹各种圈的小透明,
脑洞很多,但是万年拖更党。

【獒龙】向暖(十二)

痞子学渣獒x乖巧学霸龙  双向暗恋梗


12

“各位同学,请大家搬上自己的凳子,现在就到操场集中。”

班主任刚说完这句话,下面的人就开始一边闲聊,一边挪开自己的书桌。

不一会儿,整片松松散散、参齐不齐的人潮就开始陆续地走出教室。

开学十几天,全校召开一年一度的学年大会,还要求学校各个班的学生都要出席。

偌大的操场上回荡着那首万年不变的集合曲子,搬着凳子的学生则从各个楼梯口涌了出来。

彰显出一派繁盛的生命力。

“咳咳...”等到几千个学生坐好以后,台上的人拿过话筒,清了清嗓子,“各位同学,请大家安静下来...对于这个学期的学习重点,我就简单地讲几点要求...”

......

与此同时,底下的人都全自动地开启了‘左耳进右耳出’的保护模式。

坐在人群中的张继科打了个呵欠。

他拿出自己的手机,发现一条未读短信。

——是许昕。

[黑皮看你最近跟我龙哥走的挺近的啊。]

张继科自觉地扬起嘴角,快速地编了一条短信发回去。

[跟你有关系?]

几秒后。

[你小子怎么这样讲话,好歹是初中同学。]

......

[初中同学?那我问你,前几天龙跟着我逃课,是不是你把我的行踪供了出去?]

[我不是成心地希望你们两个好才这样做吗?]

[你叫他逃课你就不怕他被抓?]

[放心啦!那是自习课,我后来跟老师说他去办公室,根本没人怀疑。]

......

张继科觉得很无奈。

[WOC!真是同人不同命。]

[嘿嘿...黑皮你也当一回好学生就知道了。]

......

好学生?。

张继科紧紧地盯着那三个字,没回复。

身后传来知了的叫声,这个小城的高温真是愈演愈烈。

张继科把手机放回裤袋里。

那天早些时候下了场雨,结果是还没来得及凉快。午后猛烈的阳光就硬生生地,把藏入地表的热气也蒸了出来。更何况还要人挨人地坐在操场上,于是一下子聒噪感泛滥滔天。

坐在最后一排的张继科烦闷地挪开一点位置,右脚脚裸抬放在左边膝盖上,姿势特大爷地占了半个过道。

完全没理会别人是个什么感受,张继科慵懒地靠着椅背,伸手抓了抓头发。

八班、七班、六班....

他目光一直扫过不同的班主任,直至看见五班的,才停了下来。

张继科突然坐直地张望了一下,但因为人太多,没能看见马龙。但下一秒钟,当他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真是无敌傻的时候,又恹恹地靠了回去。

太阳晒得让人一阵晕眩,底下的学生大都用拿试卷课本之类的挡在头顶上。

就这般无比艰难地熬了一个多小时,那校长终于讲完他‘简短’的要求。

全场顿时响起了阵阵掌声。

“那接下来...”

就在有些人天真得以为可以回教室的同时,一个主任就拿过了话筒。

“我们分别请在这次省物理竞赛中获奖的同学,上台分享一下他们的学习方法。”

“什么?还有...唉...”

学生们怨声一片。

“请各位同学掌声欢迎。”主任说完就放下话筒自顾自地拍着手。底下的人,就只有附和的份了。忽略白眼无数。

“大家好,我是三年一班的XX。”

... ...

等了一个学生代表讲完,另一个又走上台。那些人千篇一律地都带着厚重的眼镜,站在麦克风前正唾沫横飞、滔滔不绝地分享着自己的心得。

TMD!!!

不就是个省物理竞赛,需要弄得像拿了诺贝尔奖一样吗?

听着听着,张继科就觉得一种崩溃的感觉。

但这种卡机状态还是会因为某些状况所终结的。

比如马龙也走上台。

“咦!是五班的班长,这次物理竞赛全省第一名。”

“嗯嗯,早听说他成绩好。上次数学试题那么难,他居然也考了一百四十多。”

“不是吧!他是人不是啊?”

旁边的人一直在小声地嘀咕。

......

流光总在交错。

在张继科的脑海里,关于那天最后的记忆,并不是砖红的跑道和粉白的线。

而是台上的那个人,双眼望着他笑成了弯月。

还带着叫人望尘莫及的荣耀,和可以望见的将来。

青春中无端的慌乱。

就好像有什么事情,被人刻意提起了一样。

那些未可控制的压抑或清醒,在惆怅的离散岁月里,深深成河。

TBC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