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纯洁

特别杂食,混迹各种圈的小透明,
脑洞很多,但是万年拖更党。

【獒龙】向暖(十)

痞子学渣獒x乖巧学霸龙  双向暗恋梗

10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

教学楼里不知道哪个教室传出了朗朗的读书声。校园九月,一派齐刷刷地向上。

张继科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老师经过,就一把地翻过学校的矮墙。

那个墙头上本来插了很多玻璃片,但是因为逃课的学生大多从这里出去。于是那个位置上的玻璃片,早就被铲平了,只留下整齐的下半部分嵌入墙体中。

“啪嗒~”凭借着一米八的身高优势和爱好体育的身体素质,张继科很轻松就跳落到墙的另一面。他面向着墙壁,用手拍打着裤子上面的灰尘。

“Hi...”

——这时背后传来个熟悉的声音。

张继科猛然地转过身。

马龙!

“我靠!你能不能不要吓人啊?!”看见站自己面前的人,张继科一个重心不稳地靠在墙上。

“你不是号称日天日地小藏獒的吗?这么大惊小怪的。”

“你是怎么跑出来的啊?”

“那里...”马龙指了指旁边的门,又扬了扬手中的钥匙,“笨的才需要爬墙。”

张继科瞄了一眼,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啧...那你在这里干什么?”

“跟你逃课啊。”马龙很单纯地眨眨眼睛,那语气听上去就像在说‘跟你去图书馆啊’一样地无害。

“.....”张继科盯着马龙没说话。

话说自上回送了笔记,马龙是每天都有一两个课余时间去找张继科。抓着一脸无感的张继科进行什么错题分析、方法研究的。

“拿你八月的模拟试卷给我,我帮你改错。”

“昨天你的作业放哪里?不用藏了,我知道发了...我们是同一个化学老师。”

“你的抽屉怎么乱糟糟的,你是几岁啊?能不能把日常的洁癖带到收拾课桌上?”

“什么?我替你收拾?我替你收尸就考虑下。”

......

一个星期下来。

马龙觉得,自己的脸皮已经厚到了蚊子都咬不动的程度。

“跟我一样逃课?那你不上课去哪里?”

“那你又不上课去哪里?”马龙学着对方的语气。

“我去打乒乓球啊。”

.......

貌似说得太顺口了。

张继科这句话刚说出,就立马地后悔。

“那我也去打乒乓球啊。”

.......

果然。

“你不怕被学校抓到?”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

看着眼前的人一副跟定了自己的样子,张继科顿时有点三观不正的感觉。

于是一脸心事重重的张继科,被那个看上去心情好得很的马龙,“拖”了出学校。

“喂喂喂,你发呆发够了没有?”

当张继科从神游中抽身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和马龙站在乒乓球馆里面了。

充沛的光线从侧面的窗户照射进来,落在马龙身上,干净温暖。

“什么?”

“我问你刚刚那个球是不是应该我得分,你倒是说话呀,站在裁判位置上愣得跟傻子似的。”

马龙嫌弃地瞥了张继科一眼,伸手去擦台面。

“你...”张继科觉得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不会打就不要跟来。”

“那我天天给你讲题,你不懂得回报一下啊。”马龙嘟起嘴,一副要生气的样子。

“我又没让你教...”张继科小声地嘀咕道。

“你说什么?”

“额...没...没有...”张继科慌忙地摇摇头,额上还冒出一颗小小的汗珠。

“哥哥,可以打断一下么?你们俩玩成不?”刚刚学乒乓球的樊振东小盆友一起被对面看起来温柔的小哥哥虐到不想踏入球馆,偏偏那个黑黑的小哥哥还说对面那只不会,果然大人都是魔鬼,小孩子不能自己出来玩,小胖心里苦,小胖要回家找爷爷。

张继科没吱声,但还是拿起了球拍,心里苦的小胖迅速的逃离了球馆。

“都拿着球拍了,你倒是过来啊。”马龙看着张继科此刻的样子呆得像只大型犬,心里想着对方真是只笨狗啊。

另一边没有察觉马龙一系列心里活动的张继科,走到了对面。

“三局两胜?”马龙边问边压低上身紧靠球台,左手托球,单从预备发球的姿势,张继科就可以判定马龙绝对是乒坛老手。

那天一早就准备好逃课的马龙没穿校服,上身是一件白色的短袖,下身则穿了浅色的九分牛仔裤,露出白皙的脚踝。

随着上身倾下去的角度,衣服有点往肩上抽。此时站在马龙算是正面的张继科,隔着球台,靠着绝佳的视力,能看见对方因为往下缩的低腰牛仔裤,所隐约暴露出的股沟。

这个姿势...

Fuck!

张继科把球拍‘啪’地一声砸在桌子上。

“干嘛?”马龙被吓了一跳。

“咳咳...”张继科尴尬地咳嗽了一下,转移过自己的视线,“我说...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吧。”

“什么?!才刚来就走?”马龙变回站立姿势,“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借来的球拍,你不欠人情我还欠呢。” 

“那我突然不想打球,要不然你自己在这,我先走了。”

张继科说完就放下东西往外逃。

留下马龙一脸莫名其妙的,也只好把借来的球拍和球还回去追了出去。

“早知道我就不逃课。”马龙一边嘟囔着,一边跟在张继科身后。

“我有让你跟来吗?是你自己蹲点地等我的。”

“切,以前还说什么,和大昕两个号称这里乒乓球馆的不败神话。看你刚才那样子,我看会不会都打都还是个问题。”

马龙侧过脸看着地上靠的很近的影子,不满地哼唧起来。

“喂喂喂,张继科你能不能说句话?我现在和自言自语有区别么?”

张继科撇了一眼气鼓鼓的马龙,顿时眼中温柔起来,但走路的速度却骤然加快。

“继科儿!张继科!”马龙只能继续厚着脸皮继续跟着。

路边绿化带里的喇叭花,正是怒放的时候。地面上的水汽都被高温蒸干了般,是那个明明阳光爽朗,却让人毫无生气的午后。

马龙亦步亦趋的跟着张继科,就像初中那段还毫无芥蒂的日子里一样。

TBC

评论(9)

热度(44)